书名:鸾臣

鸾臣 第11节

       收藏备用网址:http://po18.news>
        2月1日数据维护,预计断网3-8小时,期间可前往备用站
    简翊安回想刚才那一幕,他差一点就要死在这荒郊野岭,只是想起便叫他浑身冰冷,后怕不已。若是真的死在了这,会有人为他感到难过吗?
    或许没有吧。
    总不能指望他那位新婚妻子为他流泪吧。
    简翊安颤抖着身子起身,可奈何浑身上下哪处都软,最终还是那男子扶着他才站稳。
    可即便如此简翊安还是满脸怒意,这叫那位男子忍不住喊冤:“我真不会武功,我就砸了他一下,这另外两个怎么死的我也不知道。”
    男子指了指还留着一口气的难民,一脸委屈:“再说了我可是为了就兄台你才杀的人,兄台怎么就这般恶语相向呢?”
    “为了我?你可真能说。”
    简翊安冷笑一声,觉得与对方无话可说,起身就要离开。
    甩开对方搀扶着自己的手,简翊安没有忘记自己是来做什么的,一步一步踉踉跄跄地朝着北边镇子继续走去。
    谁料男子见他走的方向开口又问了句:“兄台是要去做什么?北边可只是个破镇子而已。”
    简翊安没理会对方,这处又不是皇宫,颐尚荷也不在他的身侧,他不需要再装模作样,内里的阴暗脾气此刻尽数展现。
    “镇子上什么都没有,你去了也是白去,饥荒又不是只有这地有。”
    男子像是看出了简翊安的想法,于是上前扯住了他。简翊安不耐烦地甩开对方却不想其力气还挺大,非但没甩开还被迫仰起头看向对方。
    男子其实长得还算可以,瞧着很是端正,一双瑞凤眼更是透着几分多情的味道来。他扯着简翊安的袖子一下便摸出了个名堂来。
    “这竟然是天蚕丝,你果然是个有钱的公子哥。”
    男子借着月色盯着简翊安稍显狼狈的脸看了良久,笑道,“你不是这儿的人吧,瞧着瘦削却也没有挨过饿的样子,你说,你一个人来这破地方做什么?”
    “不干你事。”简翊安还是满脸不悦,甚至想此刻躺在那的死人是面前之人。
    “这话你说错了,你若想进那镇子此事便与我有关。”
    男子见简翊安面露不解,于是便放心地松开了手,伸手拍了拍自己满是尘土的衣袍,突然收起了调笑的神色,正色道,“那镇子是我的,所以你说你要去那镇子与我有没有干系?”
    大抵是男子说话语气太过正经,就连简翊安都不得不信。
    他这才注意到对方的穿着打扮,明明是在这饥荒之地对方却没有多瘦弱,更没有颠沛流离的憔悴,月光下隐隐能看到其袖口金线流露,腰间别着的那块白玉也是稀罕物。
    “你为何说那镇子是你的?”简翊安说完便自己想明白了,这男子应当是那镇子上的某个地主。
    见简翊安一副了然模样,男子便也清楚简翊安是懂了他的意思,于是又露出了抹笑来。
    “所以来吧,我带你去。”
    男子很是热情,一点都没有刚刚被三个难民围攻朝着简翊安求救的怂样。
    简翊安知道自己拒绝不了,便只能撤下自己摆着的脸色,不是很情愿的跟着对方离开了这处。
    待两人的背影渐行渐远,刚刚他们待的地方一旁阴影里却是赫然出现了两个身影。
    韶梅一剑刺向还躺在地上苟延残喘的那个难民。
    剑起剑落,那难民终于是咽了气,可两人却连一个正眼都没给他。
    “主人,刚刚......”
    韶梅低着头,语气迟疑。
    “你是想问我为何要救三皇子?”
    宫宴站在阴影处,头顶的枯枝不断摇曳作响,月色攀上其脸颊,映出其嘴角若有若无的笑来。这个问题并不难,宫宴很快就给了答案。
    “韶梅,你倒是学坏了,他死了我可不得守寡吗?”
    宫宴抬起手轻抚自己身上的长袍,是简翊安留给他的,大小倒是合身,可惜宫宴的内力本就是至寒,穿多穿少也没什么差别。腰间那柄匕首倒是把漂亮的武器,也不知有没有开过刃见过血。
    “可若是三皇子死了,您不是就可以顺利脱身了吗?”韶梅依旧不明白,这主上似乎还对帮着避水山庄大小姐替嫁这件事乐在其中。
    “脱身是迟早的事,倒也不急,这三皇子比我想的有趣,江州一事我很想瞧瞧他能得到个什么结果。”
    宫宴说罢便动了身,一边朝着简翊安他们离开的方向走去一边调侃道,“这三皇子可不要到时候什么好处都没捞到钻我怀里哭鼻子才好。”
    第13章 地主
    简翊安跟着男子又走了好几里地,只觉得头都开始隐隐作痛。
    男子称自己姓文,单名一个商字,家就在简翊安要去的那个白云镇上。那是个小镇子,镇上一共四十六户人家,就他一家早年间去外边经商挣够了钱回这做了个小地主,开始“颐养天年”。
    简翊安看文商也不过二十出头的样子,没想到竟是已经早早没了后顾之忧。
    “那你为何不好好待在自己的地盘苟活着,还要出来被流民给抓住?”
    简翊安一想起刚才的事就颇为烦躁,总觉得这个文商不是什么靠谱的人。
    “这不出来透透气吗?人总不可能一辈子待在一个小小镇子上。”
    文商说完顿了顿,随即作出一副痛心的模样来,捂着头很是难过,“谁想我才出镇子走了没多久就被这难民给抓住了,可真是有种在自家门口被打劫的感觉。”
    简翊安听着也觉得离谱,可多看了对方一眼便觉得这事是真的能发生在对方身上。
    简翊安这辈子最讨厌两种人,一种是极为精明之人,另一种便是像文商这样的蠢货。若不是还有要事,简翊安连话都不可能同对方说一句。
    “好了,这就是白云镇了。”
    走到一处石碑前,文商蹲下身子抹了抹上边的尘土,露出两个大字,东倒西歪,叫人觉得滑稽。
    文商拍了拍手,却是得意洋洋:“这我写的,好看不?”
    “......”
    简翊安别过脸,并未接话,而是加快步伐朝着镇上走去,他还得快些完事,若是再和这傻子待下去只怕他也会蠢上三分。
    “哎哎,陆兄等等我啊。”
    文商见简翊安头也不回地离去,赶忙起身追了过来。
    陆安便是简翊安给对方说的化名,简是皇室的姓,他一说就会暴露,还是说个普通名字要好些。
    “陆兄走的可真快,比你逃跑的时候还要快上三分。”
    文商追到简翊安,说出的话叫简翊安忍不住想把其嘴巴给缝上。
    “你这当铺在哪?”
    简翊安望了一圈,这镇子虽不算热闹,但对比南边那些个流民村子已经是好多了,几乎看不到饥荒的影子。
    “陆兄要寻当铺做什么?”
    对于简翊安的询问文商没有立马作出回应,而是反问道,看上去尤为好奇。
    “当东西买粮食。”
    简翊安自觉这没有隐瞒的必要,于是如实说出。他要买粮食回去救那些个难民,为了他们能活下来,也为了自己能在江州这事上扳倒简长岭。
    “买粮食?”
    文商又瞧了简翊安一眼,还是有所怀疑,“我怎么瞧着陆兄不像是需要当东西来换粮食的人。”
    饥荒早早就出现了,若是需要粮食定不会这个时候来换。
    “就当我落魄了吧。”
    简翊安没有说自己是为了什么,什么都说明白太过麻烦了,更何况对方还是一个对他而言无关紧要的人。
    “啊,原来如此,那好办,我就实话实说了。”
    文商将头凑过来,贴着简翊安的耳朵开口道,“这镇上没有当铺,但有我,所有人都可以来我这典当东西,给我钱财,我会给你粮食。”
    “你家粮食够?”简翊安有些不信,在这个天灾面前就算对方再有钱也很难逃过这一劫。粮食都所剩无几要那么多钱财又有何用?
    “当然,我是谁?我是这儿的主人啊。我家可是有个藏宝库的。”
    文商仰起头哈哈一笑,带着简翊安就朝他家走去。一路上简翊安看到许多人,只是这些人看他们的眼神都极为怪异,就算文商热情地同他们打招呼,可最终简翊安还是从这些人的眼中看到了明显的嫌恶。
    他们不喜欢文商,甚至可以称得上是讨厌文商。
    为什么?
    简翊安又看了身前嘻嘻哈哈带路的男人,觉得也对,不喜欢这个蠢货才是正常人。
    跟着文商来到了他的家,这处院子很大,能看出其主子是个富裕之人。
    “来,陆兄请进,我叫下人去给你沏个茶。”
    文商家中的佣人不少,在外边满是饥荒的这时都能如此,这叫简翊安不由得在想对方家底到底有多殷实。
    被送到简翊安手中的茶带了些陈味,文商见简翊安微微皱起的眉头就明白了他在想什么,于是解释说道:“这不外头闹饥荒吗?我就算有钱也没地买好茶,将就着喝喝吧。”
    说罢他自己便也拎起一壶茶,直接仰头灌了下去。
    两人走了这么久,都一样的饥渴难耐。
    “我叫下人再给陆兄你煮碗面,我看陆兄你也已经饿了许久的样子,还得吃一些才有气力回去。”
    这文商竟关心起了简翊安,简翊安没有拒绝,他很清楚自己的身体是什么情况,若是不再吃点东西恐怕是回不到那破庙了。
    “哦对了,陆兄既然是想换粮食,那你要拿什么来换?”提到交易,文商整个人都正经了三分。“你这什么粮食都有?”
    “太过稀罕的没有,但普通的庄稼小麦还是有的。”
    文商不知从何处取了个折扇来,有一下没一下地扇着,颇有贵公子的派头,“但都比较贵,不知陆兄给不给得起。”
    “我没什么银两,不知这些小玩意能不能多换一些。”
    简翊安将自己身上腰间玉坠取下,又取下自己手上的扳指,这是早些年皇上赏赐他的扳指,是他成婚前唯一收到的礼物,却也不过是因为他的成人礼。
    “这两样看上去倒真是大宝贝,就连我都从未见过这色泽的玉,陆兄,你来头不小啊。”
    文商佯装随意地说了一句,接着又摆了摆手说道,“还有吗?还是就这两样?”
    简翊安又翻了翻身上,寻到了走前颐尚荷给他的那些首饰。
    这些都是简翊安平日里送给对方的,比不得他的玉和扳指,却也是上乘宝物。
    瞧了瞧手中的首饰,简翊安犹豫了一下,取走了其中的一支孔雀羽簪,其余的递给了文商。
    “嗯?女子之物?”
    文商接过只瞧了一眼便认出了,眼神稍稍变了些,“陆兄成婚了?”
上一章
返回

鸾臣

书页 首页

网站所有小说均来自于会员上传,如有侵权请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