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名:鸾臣

鸾臣 第12节

       收藏备用网址:http://po18.news>
        2月1日数据维护,预计断网3-8小时,期间可前往备用站
    “是。”简翊安没有否认,他确实已经成婚了,虽然那妻子并不是他想要长久之人。
    “这样啊,那陆兄有孩子吗?”
    简翊安不知对方问这么清楚做什么,眼中带上了一分警惕:“尚未有孩子。”
    “那陆兄一定很爱你的妻子吧,就连首饰都舍不得典当还要给她留下一支。”
    文商瞧着简翊安手中留下的羽簪,微微一笑。
    “只留了一支而已,是我没用,竟还要典当家妻首饰。”
    简翊安缓缓摇了摇头,他现在落魄又狼狈,这位避水山庄的大小姐也算是被他连累受苦。
    “患难与共便是真感情,陆兄不必这么说,我相信嫂子也不会怪罪于你,你先在这休息吃些东西,我去给你准备粮食。”
    文商刚想离开,却又被简翊安叫住。
    他回过头,耐心地等着简翊安开口。
    简翊安看着也是有些为难,侧着脸犹豫了好一会儿这才说道:“不知你这有没有一些糕点或者水果?能不能也卖我一些?”
    “给嫂子的?”文商一语戳破。
    简翊安面色不变,并未隐瞒:“是。”
    “当然可以,在这等着便可。”文商摆了摆手便离开了,只余下简翊安一人坐在那吃着对方命人给自己下的面。可刚吃两口简翊安就又忍不住皱起了眉头。
    果然他就不该带着那女人出来,如今自身难保还要想着那女人的安危。
    等取到粮食他得快些赶回去,颐尚荷不能有事。
    天已经差不多亮了,简翊安抬起眼看着如鱼肚般泛白的天边,疲惫的身子突然得到了一丝缓解。简翊安是个很矛盾的人,他一方面厌极了这尔虞我诈的皇宫,另一方面却又不甘就这样放弃那个自己仰望已久的位子。
    等他登上那个皇位,他会让所有曾经瞧不起自己的人付出他们应有的代价。
    一个都逃不过。
    阴鸷的目光转向不远处,不知为何,简翊安总觉得这处有人在看着他。
    可他却看不到对方到底在哪。
    或许是他多心了。
    ......
    男人站在围墙后的屋顶上,垂眸看着站在院中的简翊安。
    刚刚文商和对方的谈话他听的倒是一清二楚,也没想到这个三皇子竟还会想到他。
    “主人,江州这事我已派人查过,三皇子此行大概是占不到什么好处。”
    早在简翊安他们出发前韶梅就先一步赶往了江州,也早早就查清了许多事,“再者您若保三皇子很容易露馅。”
    “我保他也只是保他不死而已,若是成了个残废也与我无关。”
    宫宴甩了甩手,那双夺魂的桃花眼倒是瞬间变得凛冽,“江湖之人不会管朝廷的事,我不像这位三皇子一般手伸太长。”
    简翊安迎娶避水山庄小姐一事早就引起江湖中人的不满,只可惜这位整日待在深宫的三皇子殿下不会明白。
    第14章 重逢
    看着面前的两袋粮食,比简翊安自己预料的要少得多。
    “就这么点?”
    简翊安的话语带着几分不悦,抬起眼,视线撞入对方嬉笑调侃的眼眸之中,“你耍我?”
    “非也,陆兄,你要想想现在是什么时候,这粮食啊就这个价。”
    文商展开折扇,挑了挑眉遮掩住了自己勾起的嘴角,“我看陆兄像是不小心踏入饥荒之地的贵公子,若是可以还是早些回家吧,这儿可是真的不够太平。”
    “朝廷会管的。”简翊安顺势说了一句,本意是想说自己很快就会上报父皇,可谁料对方听到这话却是哼笑一声,仿佛在笑他痴人说梦。
    “陆兄啊,我说你怎就这般天真,朝廷若是管,这江州还会变成这般模样?”
    文商目不转睛地看着简翊安,神情竟是鲜有的严肃,“陆兄,这人啊可不能指望着别人来救,唯有自救才是根本。”
    简翊安妄图反驳,可张开口却是一句反驳的话都说不出。
    因为对方说的不错。
    正如颐尚荷当初和他说的那般,若不是他自己来了此地,只怕也以为这饥荒早早就已经好了。
    朝廷的赈灾粮没有到它们该到的地方,那又会是进了谁的口袋。
    天灾之下,老百姓们流离失所,那些人又是怎么忍心眼睁睁看着他们一个个死去,仿若草菅一般。
    简翊安知道自己现在说什么都不在理,于是便乖乖闭上了嘴,拿起那两袋粮食准备离开。
    见简翊安沉默离去的背影,文商再次叫住了他:“哎陆兄,你可以吗?要不要我叫下人帮帮你?”
    简翊安转过头倒想听听这个帮是怎么帮。
    “陆兄你可别想太多,我只能叫他们帮你搬到镇子口,等出了镇子你就得自己来了。”
    文商上前拍了拍简翊安的肩膀,故作惋惜道,“你也知道现在外头不太平,我这些下人毕竟也是我买回来的,这要有损失我不就亏了吗?”
    “......”简翊安不想再与对方纠缠,也没让对方帮忙,扭头便离开了此地。
    “哎哎哎!陆兄!真的不需要我帮忙吗?”
    那人还在身后喊着,直到简翊安完全走远。
    简翊安的步伐稍稍加快,他得赶快回去,颐尚荷还在那等着。
    眼下他看不到对方,不知对方的安危,心有些吊起,就好像置身悬崖之上,只要走错一步便是万丈深渊。
    他是三皇子,却也是最不受器重的三皇子。
    甚至就连那个瘸子都能压自己一头。
    简翊安咬着牙在荒郊前行,身上珍贵的衣袍早已染上尘土,碎发自耳侧垂下,就连脸上都沾染了脏污。一眼看去,谁能看出这是个皇子。
    长年的阴郁在心头积结,简翊安最终还是放下了粮食打算休息一会儿。仰起头看向已经大亮的天,没有夜间那般阴森,却也同样让简翊安无法安心。
    “要不要我帮你?”
    简翊安正心烦,却不知何时身后站了一人,是名女子,正微笑着看着他。
    像是察觉到了简翊安的审视,女子非但没有慌张和害怕,反而解释说道:“我也是刚来江州,正巧路过此地见公子你一人拖着这些似乎有些吃力便想来帮帮你,公子不要误会。”
    韶梅看着面前这个三皇子,见对方眼中的狐疑并未因她的话语而散去,反而是更添几抹警惕。
    这叫韶梅心里犯了觑,这三皇子倒是生性多疑得很,也怪不得主子与其说件事都要拐弯抹角好些话。
    “好吧公子,我说实话。”
    韶梅最终叹了口气,微微垂下眉眼装作了一副可怜模样,“其实我家中丈夫早些年来这帮人做白工,如今却是碰上了这饥荒,我来寻他也没带多少银两和吃食。江州城里的东西我实在是负担不起,不知公子愿不愿意让我帮你,公子也只需给我些吃食作为报酬。”
    简翊安听着这话又自上而下打量了韶梅一圈儿,若对方说的是实话,那在这荒郊看到对方也是合情合理。对方的穿着打扮虽不破旧却也不华丽,倒真像对方说的那样。
    再者这儿离那破庙不远了,他也确实没什么气力,对方若是帮他也能快一些回去。
    “好。”
    简翊安觉得对方是个女人,自己应当是吃不了亏的。
    “多谢。”
    简翊安将轻一点的一袋粮食递给了对方,韶梅接过轻松扛起,随即又扛了一袋,面不改色道:“公子不必担心,我在家农活做的多了,这点东西还是扛得住的。”
    韶梅这话乍一听没什么,可简翊安总觉得对方是在说自己还不如她一个女人。自小养尊处优的简翊安垂眸看了看自己早已被麻布袋磨破的掌心,轻敛眉眼,眉眼生气。
    就算对方真这么认为也是没有错的。
    他确确实实比不上她。
    也罢,简翊安不是自负之人,尊严倒是有,却也不会在这些时候展露。
    他只想自己好罢了。
    其他都与他无关。
    有了女人的帮助两人很快就回到了出来的地方。
    到了那简翊安没有立即去救破庙里的百姓,而是先去寻被他藏起来的颐尚荷。可谁料他走到那草棚下寻了一圈却是空空如也,根本看不到他那皇子妃的身影。
    这叫简翊安瞬间慌了神。
    “荷儿?荷儿!”
    简翊安朝着四下喊着,一路上都不曾有过的慌乱在这一刻尽数展露。他的心几乎要从喉间跳出,若是颐尚荷出了事,他就彻底失去了以后。
    到那时候他还会是那个任由摆布的失宠皇子,若是他死谁人都不会难过。
    这不是他想要的结果。
    “殿下”
    一声熟悉温和的嗓音打断了正在发疯寻找的简翊安。
    听到这声简翊安猛地回头,却见那让自己失了分寸的人正盈盈笑着站在他的身后,挑着眉看着在那发疯一般的寻自己。
    “你......”
    简翊安愣了一下,很快最初的喜悦便化作怒意。
    他刚想训斥对方为何要擅自离开,可下一刻对方的手就握着一块帕子轻轻抚上了他脏乱的脸颊。
    “殿下受苦了。”
    女人帮他细细擦去脸上的脏污和泥土,帮着简翊安将散乱的头发束起,最后又心疼地看向对方身上细细小小的伤,眸色流露出难过,“是荷儿拖累殿下了。”
    简翊安瞧见对方一副就要哭出来的模样,顿时也不敢发怒了,赶忙收回手将伤口遮掩。
    “没,没有受苦,一点小伤而已。”
    简翊安不太会安慰人,只能支吾着摆了摆手,接着又像是想起什么赶忙看向一旁的粮食。
    刚刚帮他的女人已经不见了,粮食袋子倒是被丢在了地上,只是当简翊安上前查看的时候却发现那粮食都没被人打开过,显然那女子并不是为了粮食而来。
    那对方又为何......
上一章
返回

鸾臣

书页 首页

网站所有小说均来自于会员上传,如有侵权请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