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名:鸾臣

鸾臣 第96节

       收藏备用网址:http://po18.news>
        2月1日数据维护,预计断网3-8小时,期间可前往备用站
    宫晏眉头蹙起,刚想往正堂走,不料有下人突然来报,说是有人潜入了武林盟行窃。
    “怎么回事到底?”
    周管事气极了,今日这么多人找上门,也不知是什么日子,“那小偷现在在何处?”
    “不,不知。”下人语气惶恐。
    “你!”
    周管事被气个半死,却还是强忍着怒火劝宫晏先去正堂,这儿交给他。
    “少盟主,您先去吧,我带人去抓那小贼便可。”
    宫晏也没有应,面带愁容地快步朝着正堂走去,很快便消失在了此处。
    第96章 万灵丹
    正堂里,简翊安坐在一处,由着旁人给自己倒茶。
    那武林盟主与他虽从未见过,可对方的性子却比简翊安所想要隐忍得多。
    他还以为对方会多谢威严。
    只是看着这张脸,他很难不猜到别处去。
    “我今日见着盟主,不知为何总觉得盟主同我一位朋友很是相像。”
    简翊安也不藏着掖着,此事他也很是好奇,“我听闻宫晏便是武林盟的人,我见盟主与他有几分像。”
    武林盟主听后面色不自然地笑了笑,解释说:“或许是因为我与他都是本族的原因。”
    “是吗?原是如此。”简翊安没有再继续追问,伸手端起一旁的茶水,却也没有给面子地喝上一口,反倒是道出了自己此行来的目的,“对了盟主,我听闻你这武林盟灵丹妙药不少,不知......”
    “那自是,只要王爷开口,能帮到王爷的我一定帮。”
    这武林盟主比简翊安所想还要爽快和好说话,这叫简翊安有些不解,总觉得对方不像是什么盟主,反倒是像是京城谁家的老爷。
    “这倒也不是什么大忙,我此次前来不过是为了陛下求一物罢了。”
    将手中的银针刺入那茶水之中,在意识到茶水无毒后,简翊安这才轻抿了一口,随即又因为此茶不合口味将其放下,一点都没顾及旁人颜面。
    “我听闻盟主这有一颗世间仅有的丹药。”
    含笑对上那盟主稍显阴沉的脸,简翊安将来意吐露,“青鸾玄鸟之心,万灵丹。我想替陛下求去,不知盟主愿不愿意给我?”
    “这......”
    此话一出,刚刚还说这什么都可以给的武林盟主眉眼间竟是浮现了犹豫,片刻后又苦笑着,说,“王爷,我向您听错了传闻,我们这根本就没有什么万灵丹。”
    “有没有我自能分辨,盟主可不要诓骗我。”
    万灵丹便是阿木死前同他说的那颗丹药,说是这世间唯一一颗从南疆那传来能解百毒的丹药,其能解百毒,也能解宫晏身上的毒。
    一旦拿到此物,便是将宫晏这个天下第一的把柄握在了手中。
    简翊安本觉得对方也是因此掌控住了宫晏,可今日亲自前来看了一眼才发现自己先前所想都是错的。
    或许,宫晏一直想要的,就是这个解药。
    “盟主,我不蠢,既是来了这便是知道此物就在你这,还是快些交出来的好。”明明只是孤身前来,简翊安却好像将这武林盟当作了他的重华殿。
    “王爷这是......威胁我?”
    这武林盟主也没想到简翊安竟然敢这么同他说话。
    “王爷可是求人办事,还是不要这么嚣张为好。”
    “我可不觉得自己哪儿嚣张狂妄了,反倒是盟主在这欺瞒于我,可见对我也是颇为不满。”
    两人话中带刺,这时外头传来声响,那盟主的脸上满是不悦,转过身子想瞧瞧是谁不听他的命令又擅闯了这,谁想两人一并转过身看到的竟是个熟人。
    “晏......宫晏,你回来了?”
    这盟主看到宫晏前来面上竟满是欢喜,赶忙挥手便让下人去换夫人来。
    可宫晏在踏入这正堂后,每一眼便都落在了简翊安的身上。
    简翊安望着对方,没有诧异,稍稍挑了挑眉,眸底暗淡些许。
    “盟主。”
    不同于盟主那满眼的欢喜,宫晏像是才注意到对方,语气比往日要冷漠凉淡得多,接着又看向简翊安语气嘲讽,“我倒是不知王爷也在这。”
    “不过是来这寻盟主讨要个东西罢了。”
    在宫晏进来的那一刻,简翊安便起身,不再和盟主纠缠。时隔好些日子再次想见,简翊安除却嘴角的笑再无别的反应,而宫晏也比以往要严肃许多。
    对方是武林盟的人,那这处也应当是对方的家才对。
    想到这,简翊安忽得抬起眼,目光在二人相像的面容上扫过,像是想到了什么。
    “宫晏是你的儿子,是吗?”
    当着众人的面,简翊安丝毫不避讳,直言吐出了这个疑惑。
    这般肆无忌惮的猜忌也终于是叫那盟主忍耐不住,语气也夹带了些许怒意:“王爷,你是不是太过无礼了?这里是武林盟,不是你们那皇宫,在这就算是天王老子来了也得按我的规矩做事!”
    “按你的规矩办事?我倒要看看你这武林盟能不能叫我这个王爷按你的规矩办事。”
    简翊安此话是彻底激怒了那盟主,一改刚才的好脾气。
    “王爷你可知这里是哪?”
    不等那盟主再次开口,宫晏突然打断二人的争吵,一步步逼近简翊安。简翊安并未畏惧,嗤笑一声便要离开此处,却被宫晏牢牢抓住手腕。
    “王爷,来了这可就走不了了,来人!将他带下去!”
    宫晏这一声将那盟主都吓了一跳,这毕竟是宫里的王爷,怎么就说关起来就关起来。
    “等等!宫晏,他不是......”
    盟主想要劝说宫晏却根本没听,任凭简翊安怎么反抗都是无动于衷,甚至亲自将简翊安带去了这武林盟的暗牢关了起来。
    简翊安被丢进牢里,一个不稳便摔在了那牢里的草堆上,天生厌恶脏污的简翊安眉头紧紧皱起。
    “宫晏,我知道你恨我抛下你。”
    简翊安起身,拍了拍手上的淤泥,镇定自若地看着宫晏,“可你将我关在这,后果有多严重你知道吗?”
    “后果?难不成王爷觉得我做事会计较后果?”
    像是听到了个有趣的笑话,宫晏踏入牢里,望了眼周遭,不禁想到了件往事,“反倒是王爷你时隔几年又是进了牢,想来还是有缘。”
    这让简翊安也想起了当初自己被诬陷关进牢里,只是那时候和现在不同。那时候是宫晏将他从牢里带出,如今却是被他亲自关在了这。
    “宫晏,别得意了,我要是你现在就出去,看你那盟主爹赶去了何处。”
    简翊安可没心思听宫晏在这说七说八的,他换了一副认真的模样,催促着对方快些出去,“我找了两个江洋大盗来,刚刚又和你爹提及了万灵丹,眼下他定是火急火燎地去查看万灵丹了。”
    “你怎么知道这里有万灵丹?你同他讨要又是为何?”宫晏听到这物,上前几步,神情严峻。
    可偏偏简翊安不答什么缘由,只是催促着他快些去取了那丹药。
    “翊安,你到底是什么时候恢复记忆的?”
    宫晏见简翊安寻了处稍稍干净些的草堆坐下,于是也蹲在了对方跟前。对上对方幽深的眸子,宫晏看得出对方恐怕早就已经恢复记忆了。
    “这事说来复杂,宫晏,一时半会还真说不清。”
    这两年里,真真假假的事太多,就连简翊安自己回想起都要想上许久,“快些去吧,宫晏,去晚了这辈子可就没机会了。”
    那万灵丹是宫晏的把柄,一旦落在旁人手中,后果不堪设想。
    “好,只是我走之前想再问你一句。”
    宫晏稍稍贴近,“告诉我翊安,你心里到底有没有我?”
    这话宫晏竟是没什么底气,毕竟面前这人的心和石头没什么两样,他费尽心思,关起来也好,让其忘了一切也好,可谁想不论做什么,对方走的时候都是那般决绝。
    “我知道当初不是你想杀我,可为何你要赶我走?翊安,你就这么不愿同我在一处,不愿我做你的皇后?”
    “宫晏,我不是皇帝,你也不会是皇后。”
    简翊安叹息一声,只觉得这般固执的人世间少见,“但我承认当时自己也做了错事,只是这都已经过去了,宫晏宫大侠总不会这般记仇。”
    “我记仇?你要我不记仇?”宫晏再次被气笑,这辈子一向都是旁人奈何不了他,可自从遇见了简翊安,他便总在想自己的性子什么时候这般好了。
    笑着笑着,宫晏终于没能忍耐,一把捏住简翊安的脸便吻了下去。吻得狠厉,吻得不带任何犹豫,势要将面前这人的嘴给狠狠堵住,免得对方再说些让他恼怒的话来。
    “翊安,你这张嘴什么时候能软和一些?”
    宫晏垂眸望着简翊安那双倔强的眸子,当初恨对方真真是块木头,“你以为你还离得开我?若是你真的去了别处成婚生子,你这儿受不住才对。”
    手掌悄无声息地触上了简翊安的腰间,这一举动终是使得刚刚还面色淡然的简翊安不悦了起来,可惜宫晏就好像没瞧见他的神色。
    “你可知南疆那处有让男子生子的药,若是我想......”
    “你想什么?”
    简翊安冷哼一声,反手抓住宫晏的手举在身前,一字一句开口反驳道,“宫晏,这种下三滥的手段你最好是给我烂在心里。我再劝你一句,快点给我滚,若是再晚一步,那万灵丹你可就永远都拿不到了。”
    听到这话,宫晏终于是回过神,探过头又在简翊安脸颊处吻了一下。
    “乖一些,等我......也罢,我知道你从不听这些话。”
    若说最了解简翊安性子的人那一定是宫晏,待宫晏无奈离开,简翊安这才将注意力放到了外头一个个装聋作哑的守卫身上。
    “你们几个倒是比宫里的宫人还会做瞎子。”
    简翊安摇了摇头,好心劝道,“我劝你们快些走开,否则等宫晏回来看到你们,怕是要怪罪。”
    这武林盟的下人没什么心思,刚刚宫晏和简翊安的所作所为被他们瞧见,只要宫晏想,他们这些个下人就是死路一条。
    “放心,你们现在走,嘴巴都缝严实些,谁也别说,他怪罪不了你们。”简翊安为他们支了招,这些个下人听后面面相觑了片刻,为了性命竟是真的一块儿远离了简翊安这间牢房,想来宫晏也不可能就这么将这位宫里来的贵人丢在这,定是过段时日就要寻个由头带出去,他们也必要这么严加看守。
    毕竟无论是宫里还是江湖上,知道的越多,死得越快。
    待这些个守卫都走远了些,简翊安却并未继续寻个地坐下,而是走到角落里将墙上的钻块一个个按过去,最终让他寻到了一处异样。
    “倒是藏的够深。”简翊安喃喃念了一句,接着便毫不犹豫地按了下去。
    ......
上一章
返回

鸾臣

书页 首页

网站所有小说均来自于会员上传,如有侵权请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