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名:鸾臣

鸾臣 第98节

       收藏备用网址:http://po18.news>
        2月1日数据维护,预计断网3-8小时,期间可前往备用站
    听到简翊安问的,谢一刀忍不住哈哈一笑,觉得简翊安所问实在有些蠢。
    “和他有仇?哈哈哈——我说王爷,你不如去问问这个江湖之中谁和那小子没仇。”
    提起宫晏,谢一刀顿时是滔滔不绝了起来,“那小子仗着自己一身武功,在整个武林是狂妄自大,谁都不放在眼底,我倒要看看他到底能嚣张到几时。”
    “你说他狂妄,可你们这么多人不还是一个都打不过他?”
    简翊安回想起这两年多宫晏每日的外出,对方总是很忙,虽那时其骗他自己是杀手,可 对方很多回回来身上也都沾染了血。可想而知这每天想杀宫晏的人有多少。
    “你懂什么!”
    冷不经被简翊安嘲笑一句,这谢一刀也有些挂不住脸,伸手一把抓住简翊安的脸,威胁道,“王爷,我劝你还是乖乖的,别给我惹事。就算你是贵人,只要我想,我还是能一刀将你杀了去。”
    简翊安的脸被掐得生疼,但又没法反抗,只能面前从变形的唇中吐出一句话来:“那你就没有想过为什么宫晏的武功会这么高?”
    “这有什么好想的,这江湖最不缺的就是天才。”
    谢一刀也算是个直爽人,只觉得简翊安在说废话。
    可谁料简翊安听后却是笑了。
    “你笑什么?”谢一刀见简翊安笑,心底更为不爽。
    “我在笑你们蠢。”
    简翊安一手将对方掐在自己脸上的手拍开,挪了挪身子,端坐了起来,“我告诉你个事吧,其实宫晏根本就不是什么天才,他不过是中了毒罢了。”
    “什么意思?”谢一刀本以为简翊安要胡说些什么,可这事又关系到宫晏,他耐心地听完心底更为不解,“什么叫做中了毒?”
    “便是字面上的意思,宫晏中的是南疆的一种毒,此毒乃九死一生的剧毒,可一旦活下来,其身子经脉便会被重塑,内力也会如同潮涌一般深厚。这便是其中因果。”
    简翊安说罢,将怀中的万灵丹取出,丢给了谢一刀,“而若是想让宫晏变作废物,只需用此药解了他的毒便可。”
    大抵是简翊安所说是谢一刀从未听说的,这些年来宫晏是多少人的仇人,他们嫉妒对方一身的武功绝学却 全然不知对方是如何做到的。因为畏于宫晏,多少门派在武林盟的压制下过日子。
    这种憋屈日子越久,他们心底对宫晏的恨便越多。
    谁都想杀他,却谁都杀不掉他。
    可倘若简翊安说的是真,那......杀死宫晏说不定真的可以。
    “你为何要告诉我?”
    谢一刀将简翊安手中丹药蛮横地抢过,却觉得简翊安所说不太可信。
    简翊安却是毫不在意,不过挣扎着起身,叫谢一刀再给他点吃食。
    谢一刀只能又为简翊安取来吃食,简翊安寻了处草地坐下,一边撕着手中的饼一边说道:“我说你们这些个江湖人怎么就想不明白,你们都这么怕宫晏,朝廷那边定是也畏惧于他。因此陛下才派我前来取他性命。”
    “就你?”
    谢一刀不信,“王爷,你信不信我们帮里随便拉个孩子出来都能把你给杀了?更别提宫晏了。”
    “这我还是信的,可你们这么做也不过是一群莽夫罢了。”
    简翊安骂起谢一刀他们来是毫不留情。
    这一下便惹怒了谢一刀,眼看对方又要折腾起自己,简翊安赶忙将饼塞进嘴里,随后嘟嘟囔囔开口:“我不是这个意思。”
    “那你的意思是?”
    “我可以帮你们让宫晏吃下它,你们只需帮我杀了他便可。”
    简翊安抬起手,指了指谢一刀手中的万灵丹,“这可是个良机,你总不会害怕吧?”
    “你确定你可以让宫晏吃了他?”
    谢一刀不知道简翊安同宫晏之间都发生过什么,但眼下简翊安所说实在太诱人,整个江湖没有人会放弃杀死宫晏的机会。
    “那是自然,否则陛下派我来这做什么?”
    简翊安扬起头,蛊惑道,“所以谢帮主,你可要好好想一想,过了这村子可就没这庙了。”
    第98章 恶鬼【完结章】
    此事本该好好考量,谁想那谢一刀却是一掌拍在了简翊安肩侧,爽快道:“既是如此,那便按照你说的做,只是贵人你告诉我,你打算怎么做?”
    “做什么?”
    简翊安将目光放在对方拍打自己的手上,示意对方挪开,语气不满了些,“你什么都不用做,只需找人给他传个话,就说若是不来就杀了我。”
    “你是不是疯了?这种小伎俩,宫晏怎么可能上当?”
    “他当然会来。”
    简翊安起身,拍了拍身上的尘土,“否则你凭什么以为我能拿到这万灵丹?”
    “可你不是宫里的王爷吗?”
    “宫晏以前给我做过事,所以留不得。”
    简翊安倒是没有直说,但这话谢一刀也不是傻子,自是听得懂。杀人灭口的活,这江湖最多见。
    “好,王爷,若是真能杀了宫晏,你便真真是我谢一刀,更是整个武林的贵人。”
    此事便是这么敲定了。
    待宫晏拿到不知何人送来的信后,从里边拿出了简翊安腰间的那枚玉牌。这玉品相很好,温润透彻,不可能是有人做了个假的送来。
    “倒是......有人急着要去见阎王。”
    宫晏将那封信里外瞧了许久,手中的玉牌收起,却被一旁的宫清风看出了点什么。
    “不会,那王爷被人给绑了吧?”
    宫清风听到此话,顿觉不妙,“此事我们还是别插手了。”
    “不插手?若到时他死在了这,您觉得朝廷能让我们置身事外?父亲,我怎么觉得你这头是愈发蠢笨了,怕不是龟缩在此将胆都给丢了去。”
    软剑从袖中划出,若不是宫清风反应及时,他的手都要被对方给砍了去,“宫清风,若不是我,你早就是条丧家之犬,当年五大派打上武林盟,若不是我将他们杀了个精光又怎会有你眼下的风光无两。”
    “所以你更不能走啊,晏儿,你若是插手此事,那我们与朝廷之间......”
    “勾结又如何!做朝廷的走狗又如何!你们倒是一个个做了豪杰,瞧着威武的很。宫清风,你从未将我当作儿子过,你不过是怕我不帮你做那恶人,整个武林便会来对你举剑。你若不是我父亲,我当年第一个砍的便是你的头。”
    谁人都知宫晏武艺高强,天下第一,可又有谁真正将他当作人来看。
    宫晏走的是毫不留情,一旁的管事也是没法将其拦下。待对方走后,周管事只能焦急地去问自家盟主。
    “还不快派人去通知朝!他家的王爷被抓了,总不能怪我们头上。”
    宫清风哆哆嗦嗦起身,宫晏所说表明了是要插手此事,他也只能给自己留条后路。
    “可盟主,我们不该先去帮少盟主吗?”周管事还心系宫晏,谁想听到此话,宫清风却是摆摆手,怒从中来。
    “管他做什么!他这般糊涂,有本事他真死在那,倒是也没人再骑我头上!”
    宫清风与宫宴虽是父子,可两人这些年互相威胁,那点父子情意早就消磨殆尽,但为了武林盟,宫清风一直都是由着对方,不想过了这么多年,对方更没将他放在眼里。
    “他也不想想若不是我,他哪来的这一身本事!”
    宫清风怒不可遏,可周管事却只是不住叹气。
    到底是从小看着的少爷,周管事只记得宫晏小时候那安静听话的漂亮样子。那时候的宫晏明明是最懂事的孩子,喂了毒后却是性子大变,成了如今模样。
    可悲,可叹。
    ......
    “这处是哪?”
    简翊安瞧了眼四周稍稍老旧的器皿,地上还有一些个奇怪的符,只觉得这处不是什么好地。
    “安魂塔,你不知倒也正常,当年我五大派攻上武林盟,势要将宫清风那没良心的小子给抓起来,当年若不是我们选他为武林盟主,这江湖怎会有他的一席之地!”
    谢一刀抓起一壶酒,随手倒在了地上,那酒顺着地上的凹槽一点点往下淌去,最后汇到了整个屋子最中间嵌入地底的鼎里。
    “你的意思就是说这宫清风当年非但不交出他那武林盟主的位子,还叫宫晏将你们给赶走了?”简翊安也听说过此事,如今从谢一刀口中听到只觉得熟悉。
    “赶走?可笑。那宫晏冷血无情,杀人如麻,若真是赶走倒也行,可惜啊,我那几个兄弟全都死在了武林盟的山底,最后又被宫晏丢进了乱葬岗去。”
    随着一声清脆的响,谢一刀将手中的酒壶狠狠砸向了地上,碎片溅起,划破了简翊安的脸。伴随着刺痛,血不住往下流,简翊安却也只是抬起手轻抹了一下。
    望着指尖的红,简翊安犹豫了一下,将其随意捻了捻。
    很快,外头便响起了嘈杂声响。
    门被打开,外头乌泱泱的一片叫简翊安眼底划过谨慎。
    “二弟!你说寻到了杀死宫晏的法子,是真是假?”
    来人手持两柄流星锤,左眼蒙了层白翳,瞧着像传闻中的暗宫之人,那暗宫早些年曾在宫里伤过简翊安,后来好像是被宫晏亲自上门杀了不少人,如今听到宫晏二字,这暗宫几乎就是恨得牙痒痒。
    “自然是真,大哥,那宫晏此回必死无疑。”
    谢一刀将那暗宫的人迎了进来,那人第一眼瞧见的便是简翊安,凶恶的脸上浮现杀意,询问谢一刀简翊安是谁。
    “此乃当今王爷。”
    谢一刀不清楚当年皇宫里的事,便答了。
    不料听到此话后,那暗宫之人竟是一下举起手中的流星锤朝着简翊安砸来,若不是简翊安闪避及时怕是就要变作那一滩烂泥了去。
    “王爷,原是当年的三皇子,你竟是还活着。”
    当初暗宫帮着当今皇帝刺杀简翊安,谁料却惹怒了宫晏,最后落得这般狼狈的下场。因此,简翊安也算作是暗宫的一个仇人。
    “我当然还活着,前不久我皇兄可是亲自迎我入宫。”
    简翊安清楚当年要杀他的人是谁,这江湖人执拗得很,学不来宫里的那些伎俩。简翊安同简淮羽如今都奈何不了对方,可这暗宫却是因此落了个差点被灭门的下场。
    这暗宫长老听了简翊安的话更怒了些,恨不得当场将其大卸八块了去。
    幸好有谢一刀拦着,否则简翊安定是已经死了八百回了。
    那流星锤直勾勾地停在了谢一刀跟前,谢一刀将简翊安护在身后,咬牙切齿地唤醒对方:“大哥,你别忘了我们此回是为了杀谁!若是杀了他,我们地下的弟兄又该如何为他们报仇雪恨!”
    当初一同去的武林盟,说好了的称霸武林,荣华富贵,后来却是阴阳两隔。
    “我们定要将那宫晏的头砍下,挂在这塔尖,祭奠我们死去的弟兄们。”
    简翊安听到此话,眼角浮现一抹笑,像是也应了此话。
上一章
返回

鸾臣

书页 首页

网站所有小说均来自于会员上传,如有侵权请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