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名:病美人在修罗场不干了

病美人在修罗场不干了 第8节

       收藏备用网址:http://po18.news>
        2月1日数据维护,预计断网3-8小时,期间可前往备用站
    沈舟然薄薄的眼皮敛着,可能是睡得太久,脸色看上去好了不少。手腕抬起时袖子落下,露出纤细白皙的一节小臂,在晨光下拢着莹润光泽。刚抬起遮阳光的右手背上满是青紫针眼,找不到一处好皮肉,几条白色胶布胡乱贴在手背上捋不顺。
    血袋里的液体正顺着软管一点点注射进身体。
    他润了润唇瓣,抬眸看了梁思砚一眼。
    梁思砚脑中回响着昨晚上季淮跟自己说的话,不断告诉自己做人要能屈能伸。
    ——不然就要真的流浪了。
    终于说服自己后,他对沈舟然展开个十分勉强又扭曲的笑容,只维持了短短几秒:“沈舟然,对那天在病房说的话我道歉。”
    这话太生硬了,他补了句:“看到你受伤,我其实也很难过。”
    梁思砚深吸口气,这样应该就可以了吧,自己已经低头了,他赶紧顺台阶下吧。
    沈舟然思索片刻,问他:“是不是我点头说原谅你,你就可以回家了?“
    “对,没错!”梁思砚听他这样说松了口气,赶紧把手机掏出来,“你把原谅我的话再说一遍,我录个视频发给我爹。”
    沈舟然明白了,点点头,对着镜头清晰缓慢地说:“那我不原谅。”
    这么轻易原谅了,不就浪费大哥的一番苦心了吗?
    梁思砚:“???”
    他手一抖把视频发了出去,反应过来赶紧撤销,难以置信大喊:“沈舟然!你什么意思?”
    “小声点,病房不能大声喧哗,”沈舟然把水杯递给孙叔,重新躺下去,懒洋洋拢过被子,“没吃早餐,你去打点饭吧。”
    “谁?”梁思砚指着自己的鼻子,“你在命令我?”
    沈舟然特别平静地“嗯”了一声。
    梁思砚还想说话,他却已经闭上眼睛。
    又是这样!自从醒来后就对自己一副爱答不理的态度!
    梁思砚身侧的拳头攥了又松,松了又握。
    孙叔看在眼里:“我还要照顾小少爷,行动不方便,麻烦梁少了。梁少知道食堂在哪吗?”
    梁思砚深呼吸,平复下来,冷笑一声:“我有嘴,会问!”
    就当是为了快点解冻银行卡!为了再也不住在季淮那个狗男人房子里!
    对,全是为了自己日子好过!
    他不断在心底重复这句话,这才说服自己走向门口。
    孙叔笑眯眯喊住他:“梁少知道少爷有什么忌口吗?”
    “我为什么要知道?”梁思砚硬邦邦回他。
    孙叔:“我觉得梁少还是很有必要知道的。少爷有很多忌口,也对很多食物过敏,一旦出现反应会引起胸闷、呕吐。严重的话还会呼吸困难,导致休克。”
    梁思砚:“……”
    他迈出去的那只脚停在半空中,硬生生收回来。
    “所以,他对什么过敏?”隐隐传来磨后槽牙的声音。
    孙叔早有预料,把一份打印好的资料递给他。
    梁思砚看着手里的几张a4纸上密密麻麻的字,沉默声振聋发聩。
    孙叔提醒他:“买饭前记得对照下,看看少爷能不能吃。”
    梁思砚深吸气,那个“好”字怎么都憋不出来。
    沈舟然是玻璃娃娃吗?这不能吃那不能碰!
    等梁思砚拿着纸臭着张脸离开,孙叔对床上的沈舟然说:“少爷,我会尽快联系护工的。”
    “没事。”沈舟然细细应了声,闭着眼说。
    护工身强力壮点好,梁思砚这点很符合。
    要是不长嘴就更好了。
    对此他感到些许遗憾。
    孙叔看他一直皱眉,一副忍痛的模样,不由担忧:“是不是伤口疼?”
    沈舟然:“还好……医生说今天换药。”
    真正疼的还没来呢。
    等梁思砚买好早餐回病房却没见到人,一问才知道去了另一间无菌病房换药。
    “搞得跟多严重似的……”吃个饭那么多事,换个药还要去无菌房。
    问清楚人在哪后,梁思砚走向无菌病房,守在门口的孙叔拦住他的去路。
    孙叔看他的眼神带着火气,梁思砚被看得一脸莫名其妙:“怎么了?”
    孙叔知道自己不应该迁怒梁思砚,毕竟小少爷也有做得不对的地方,但人有亲疏远近,任谁看到那个画面都……
    他叹气,挪开身体,露出病房的情形:“自己看吧。”
    为了换药,绷带已经被拆了下来。
    手腕处的伤口暴露在空气中。
    狰狞可怖,像是要将整个手掌切下来。皮肉被丑陋的黑色针线缝在一起,像一条扭曲的虫,微弯的弧度又像油面小丑裂开大笑的嘴角。
    怪异又骇人。
    沈舟然的左手腕上,这辈子都离不开装饰品了。
    “他、这个伤……”梁思砚木了下,在伤口的冲击下打乱重组自己的语言系统。
    “他疯了吗……?这么深?!”
    沈舟然,不是一直在骗他吗?
    他以为只是一点不痛不痒的小伤啊。
    第6章
    孙叔听梁思砚这样说,大半辈子的涵养差点破功,深深看他一眼:“梁少爷,无论小少爷曾经做过什么不好的事情,但他对你的心是真的。”
    再次看向病房里的少年时,忍不住眼圈一红,眼角褶皱出深深怜惜,目不转睛看着里面。
    所以那天,沈舟然是真的活不下去,要自杀?
    梁思砚愣愣站在原地。
    “沈舟然,你以后再自杀就找个安静的地方死,别哗众取宠,弄得跟我对不起你似的,还要来病房看你假惺惺演戏。”
    “装什么装,真以为还有人会心疼你吗?”
    那天的场景历历在目。
    梁思砚咽咽口水。
    他真以为沈舟然是装的,他又不是第一次装病博同情。
    像他那样矫情的人,划一个小伤口都大呼小叫。
    割腕?假的吧?
    伤口缝合后还是有血渗出,结成血痂黏在纱布上,揭开时便要伤筋动骨。
    换好药后,沈舟然俨然成了从水里捞上来的,汗水浸湿鬓角,头发黏成一缕一缕,狼狈贴在脸上。锁骨瘦弱的凸起,苍白肤色更添病态。白皙脖颈上蒙了层水珠,汗津津的,连前衣领都湿透了。
    他大口喘着气,要不是有人扶着他,自己早就瘫软到地上。
    手腕缝针处鼓胀着,一跳一跳。尖锐的痛感如病毒般迅速侵占其他系统,引起潮涌不断的耳鸣。
    沈舟然半眯着眼,汗蛰在眼角,刺激着泪腺不断分泌。
    他觉得自己好像痛昏了,却又很快被折磨醒。
    主治医生看了不忍:“镇痛药都有成瘾性,除非你实在忍不下去……”
    沈舟然在脑子里把这句话重复两遍,才意识到是什么意思,迟缓摇头:“……没事。”
    他以为自己说出声了,其实并没有。
    医生只看到他嘴唇翕张几下。
    隔着病房的窗户,沈舟然看到孙叔隐忍担忧,嘴唇嗫嚅的模样,微微撑起身子,平了平错乱颤抖的呼吸,对一窗之隔的人慢慢做口型。
    “不——疼——”
    怕对方认不出,沈舟然慢慢地、又重复了一遍:“不——疼——,不——疼——”
    他还笑了一下,淡色薄唇扬起。却不知这个笑容在别人眼中就像从高处坠落的水晶灯。
    下一秒,就要“啪”一声碎了。
    病房里的医护即便是见惯了生死,看到这幅场面也有感性的忍不住动了恻隐之心。
    孙叔转过身去,不忍再看。
    “……梁少爷,”他过了许久才恢复到往日的平静,对身边的梁思砚说,“不管小少爷之前做过什么,你来这里又是为了什么,能不能看在他是个病人的份上……”
    “对他好点。”
    等梁思砚从混沌的状态中回过神来,自己已经回了临时歇脚地。
    他不想天天去沈舟然跟前刷脸,甚至抗拒进那个病房,看到那张脸。但他在坐在沙发上,脑子里想的却全是早上那一幕。
    狰狞可怕的伤口,惨白没有生机的脸……还有最后那个笑容。
    与此同时,心里还有股莫名的烦躁。
    接那个电话的时候,他也没想过沈舟然真的割腕,以为他是为了博取自己的关注故意闹腾。
    所以才说出那句“要死赶紧死”。
    梁思砚忍不住糙了声,手捂住半张脸:“煞笔,让你跳河你也跳吗?”
上一章
返回

病美人在修罗场不干了

书页 首页

网站所有小说均来自于会员上传,如有侵权请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