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名:病美人在修罗场不干了

病美人在修罗场不干了 第9节

       收藏备用网址:http://po18.news>
        2月1日数据维护,预计断网3-8小时,期间可前往备用站
    来电铃声突兀响起,把他吓了一跳。
    是跟自己赛车的一个富二代打来的,说因为自己在外地没帮梁思砚找房子而深感愧疚,今晚他做东给梁思砚道歉。可实际怎么回事大家都清楚。
    梁思砚拒绝的话到嘴转了个弯:“等着。”
    他现在心态不对,不如出去换换心情。
    一帮喜欢赛车的人经常去的地方就那几个,之前的肯定去不了了,这次去了正规俱乐部。
    梁思砚在赛车场地上飞驰了一圈又一圈,把心里那点莫名的情绪全部甩在脑后,这才去换下赛车服,去了更衣室。
    更衣室是独立隔间,旁边是淋浴处。几个染着各异发色,标新立异的富二代们不久也进来了,聊天说笑,开始冲凉。
    “怎么感觉今晚梁哥的火气比上次还大?”
    “废话,都被赶出家门了,能不生气吗?听说还被压着去给沈舟然道歉。”
    “卧槽,这也太惨了。”
    几人聊着聊着,话题引到另一人身上。
    “这得智商多欠费才能想到四个一起追的?真以为自己是个香饽饽呢,也不看看那病恹恹快死了的样。”
    “恐怕不是欠费。”
    “不是欠费还能是什么?”
    另一人接话:“欠操呗。一个满足不了他。”
    众人大笑。
    还有人笑着说:“你说这些喜欢被男人压的,是不是吃药都撑不过三分钟?不然干嘛用后面爽。”
    “有道理,毕竟是个药罐子废物,能有用到哪去,女的脱光了躺他旁边估计都硬不起来。”
    物以类聚,人以群分,梁思砚是个游手好闲的,他身边的人大多都差不多,不学无术。又正是刚成年横冲直撞的年纪,一聊点什么就脑子通□□,把下流当风流。
    “嘭——”一声响,把说话的众人吓了一跳。
    梁思砚一脚踹开更衣室门,扫了他们一圈。
    脸熟,不认识。
    大概是平日里闻着味上赶着巴结自己的那群人。
    “梁、梁哥。”有人喊他,不明白他这是怎么了。
    梁思砚却站在那不做声了,等众人又喊他一遍才看过去,脸色不好:“吵吵什么,更衣室里不能大声喧哗不知道吗?都小点声!”
    众人:“……”
    更衣室里,有这条规定?
    还不等他们想明白这里面的逻辑链,梁思砚已经大踏步走了,背对他们的脸特别臭。
    刚才怎么回事,竟然有一瞬间想让他们闭嘴。
    他脑子出问题了吧。
    第7章
    为了甩掉这些莫名其妙的情绪,梁思砚在俱乐部呆了一整天。
    与此同时,沈舟然也睡了一整天。
    他其实睡得并不安稳,时醒时睡,反复被疼痛折磨。最后医生看不过去,控制着量给他注射了少量镇痛药,这才彻底昏睡过去。
    等再次醒来,已经是第二天下午。
    沈舟然动动眼皮,睁开眼后看着天花板呆了几秒,才慢慢理智回笼。
    “醒了?”沉稳低醇的男声在耳边响起。
    沈舟然偏过头,看到了意料之外的人:“大哥?你怎么在这?”
    “听孙叔说你昨天换了药。”沈骆洲扫了眼他的左手腕处,那里是新缠上的纱布,层层叠叠,完美掩盖住其下的惨厉伤口。
    沈舟然下意识往被子里缩缩手。
    沈骆洲看在眼里:“躲什么,我又不骂你。”
    昨晚上回家后,孙叔跟他一直说换药的事,说那条伤口有多可怕,人差点就没了。
    说着说着老泪纵横,嘴里一直重复:“小少爷疼成那样还跟我说不疼,还对我笑,不愿我伤心……大少爷,小少爷又回来了。我就知道,他肯定想通了,又变好了……”
    “痛不痛?”沈骆洲最近经常问这个问题,此时又问了一遍。
    语气却产生了微妙的不同。
    沈舟然躺在床上,看着他,右手小拇指幅度很轻地勾了勾:“你过来。”
    沈骆洲走近些,俯下身:“要我帮忙?”
    ”再过来点。“沈舟然摇头,手拍拍床,示意他坐到这边来。
    沈骆洲坐下。
    两人此时离得很近了,沈舟然能闻到他大哥身上淡淡的木质香,是一种干燥、冷冽的氛围,带着佛手柑微苦的气息。
    他挣扎着坐起来。
    沈骆洲看他吃力,搭了把手。
    手掌放在沈舟然的后背上,掌下是坚硬硌手的肩胛骨,努力支撑起这副沉疴病躯。
    也太瘦了。
    沈骆洲扶他的手没抽走,皱眉。
    沈舟然坐起来,手在借力时紧紧攥住了沈骆洲的衣领,同样也没松开。
    而后将头慢慢地、慢慢地靠在他的肩膀上,随后卸下全身力道,几乎将整个人都蜷缩进微苦微凉的怀抱。
    沈骆洲感受到肩膀上的力道,略不自在地垂眼看他,却只看到毛茸茸的发顶。他想了想,没把人推开。
    沈舟然很熟练地找了个最舒服的位置靠着,听着耳边沉稳的心跳声,一下又一下。
    “大哥。”他开口唤他。
    “嗯。”
    “大哥……”
    “怎么了?”
    沈舟然把半张脸缩在沈骆洲怀里,声音不甚清晰。抓着他衬衫衣领的手愈加用力。
    “大哥,”沈舟然喊他名字时,纤长的睫毛如蝶翼轻振,那两个字反反复复在齿尖辗转,终于带出丝颤抖,含混着说,“我好疼,好害怕……”
    “我昨天好疼……”
    “疼得我恨不得把手切下来,再也不想受罪了……”
    沈骆洲一怔。
    孙叔跟自己的说的,是沈舟然在一遍遍重复自己不疼。
    换药后还在展颜安慰别人的少年,此时终于像是亲手剥开了坚硬的蚌壳,把自己最柔软脆弱的情绪展露无遗。
    如果,你亲手驯服了一朵玫瑰,就会知道它对外人抱有多高的警觉,就会对你有多柔顺依赖。
    它把你当曙光,当信仰,当至暗时的一点星火,是唯一能展露花蕊的存在。
    所以,别抛弃那朵玫瑰。
    沈骆洲垂在身侧的手终于抬了起来,碰了碰他的发顶,把零碎翘起的发丝压下,语调带着自己都不自知的温柔:“抱歉,我昨天应该在。”
    沈舟然摇头。
    发丝擦过沈骆洲的下巴,带来些微痒意。
    “我很想让大哥在,但又不想让大哥跟我道歉。”
    “如果你在的话,我就可以告诉一个人,我有多疼了。或许疼痛就会被分担出去一点。”
    沈舟然枕着他的肩膀,轻声说。
    那样,他就不需要故作坚强了。
    病房里,两人安静相拥。
    沈舟然像溺水的人,紧紧抓住最后的救命稻草。
    片刻,沈骆洲开口:“等出院后,回家吧。”
    沈舟然愕然抬脸看他。
    沈骆洲说:“回沈家。”
    不管沈舟然为什么性情大变,他都愿意再相信他一次。
    沈骆洲从没对外人说过,连父母都没有。
    他其实也很想很想,那个弯着眸子会乖软喊自己大哥的小乖。
    沈舟然没说好也没说不好,只是又喊了他一声:“大哥。”
    沈骆洲应他:“嗯。”
    沈舟然觉得,今天的大哥好像对自己格外温柔,他喊的每一声名字都没有落在地上。
    “我害怕,怕他们看到我……不高兴。”
    沈骆洲没问他为什么害怕,只说:“那你想不想?”
    “想。”沈舟然用力点头。
    他当然想,醒来后的每分每秒都在想。这几天他不断翻阅恋爱脑留下的记忆,想看看回忆里的家人。
    可他只看到了恋爱脑对沈爸沈妈的作弄、漠视,他从一开始的油煎火燎到后来的麻木认命,甚至在得知恋爱脑搬出家远离家人后松了口气,即便代价是他们已经从家人变成了陌生人。
    沈舟然又想到什么,连忙说:“我住院的事,大哥别告诉爸妈。”
上一章
返回

病美人在修罗场不干了

书页 首页

网站所有小说均来自于会员上传,如有侵权请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