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名:病美人在修罗场不干了

病美人在修罗场不干了 第12节

       收藏备用网址:http://po18.news>
        2月1日数据维护,预计断网3-8小时,期间可前往备用站
    但心底却在想,沈舟然怎么可能会出这么有灵气的画?
    每一笔都恰到好处,可见功底深厚。
    护士这才知道自己彻底误会了沈舟然,脸有点红:“小沈先生画的真好看……快谢谢这个大哥。”
    妙妙刚想道谢,面容又不由自主地抽动几下,十分怪异。
    梁思砚脱口而出:“你怎么了?”
    妙妙刚鼓起来的那点勇气因为梁思砚这句话立马像皮球一样泄了,躲在护士姐姐身后,蚊子哼哼:“谢谢大哥。”
    却怎么都不再看一眼沈舟然。
    沈舟然看了梁思砚一眼,蹙眉:“你过来干什么?”
    梁思砚:“……”
    梁思砚咬牙:“行,我走。”
    他走开一段距离后也反应过来了。估计那小姑娘控制不了她的面部表情,自己刚才吓到她了。
    可沈舟然也不是那么好心的人啊,竟然会有耐心陪一个患病的小姑娘画画。
    梁思砚想,沈舟然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跟之前一点都不一样了?
    中邪了?
    沈舟然把梁思砚赶走后,护士拉着妙妙满脸歉意离开。他又坐了会晒晒太阳,感觉手腕处很痒。
    低头,看到了腕上的小红点。
    沈舟然:“……”
    完了,那彩铅里竟然有重金属。
    他暗自懊恼,决定让孙叔先带自己回去。刚一起身就眼前一黑,他晃了晃身子,手下意识在空中挥了两下想找到支撑点无果,却被人攥住胳膊,重新站稳。
    木质香淡淡萦绕在鼻端,沈舟然还没缓过进来,身体就快脑子一步脱口而出:“大哥?”
    然后犯了错般扯了扯袖口,试图遮住红点。
    沈骆洲却早已看在眼中,一把拉过他的手腕。冷白柔软的皮肤上处处都是醒目的红点,看上去很骇人。
    在看清是怎么回事后,他一贯平淡深邃的眼微微眯了下,声音沉沉:“沈舟然,你是不想出院了?”
    “我怎么每次见你,你身上就要多一处病?”
    他说着,气极反笑。
    沈舟然自知理亏,轻咳一声:“我正打算去找医生看看。”
    被沈骆洲触碰的地方泛起痒意,他缩了缩手,却被拽住手腕。
    ”回去给你上药。“沈骆洲不容拒绝。
    作者有话说:
    跟编辑商量不可以写阿飘,所以现在设定改成穿走了又穿回去。设定改了内容也要改,这几天会不定时修文,除了18点以外的更新都是在修文~
    第9章
    沈舟然乖乖起身。
    现在彩铅都是无毒的了,尤其是针对儿童的绘画产品更不可能用重金属,万一含在嘴里怎么办?这里又是私人医院,能住进来的人非富即贵,不可能没钱给孩子买贵一些的无毒彩铅。
    看来,是他想当然了。
    孙叔早就过来,连声问沈舟然有没有事,沈舟然摇头,三个人回病房。
    梁思砚也看到沈舟然要摔倒的模样,慢了一步,站在那看他们兄弟俩互动,自己有种多余的感觉。孙叔进来后,这种感觉更强烈了。
    三个人一个看他的都没有,径直走了回去。
    梁思砚心里涌上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让他踹了一脚沈舟然坐过的椅子。
    他在这边心急火燎想怎么借钱还他,他倒好,连自己这个人都忘了。
    竟然直接走了!
    过了会,沈舟然发消息过来:【你在哪?】
    梁思砚把键盘按得噼啪响:【花园。】
    【不上来?】
    梁思砚心想你现在知道讨好我了:【不想上去。】
    沈舟然回了个“好”之后把手机扔在一边。沈骆洲从孙叔手中接过药,眼角余光扫了手机一眼:“怎么了?”
    沈舟然摇头:“没事,梁思砚说他不上来了。”
    “你还有闲心管别人。把手伸出来。”沈骆洲不咸不淡道。
    沈舟然乖乖把胳膊伸出去。就这一会儿的功夫,皮肤已经红了一片,有肿起来的迹象。沈骆洲看了不动声色皱皱眉,旋开药膏的盖子挤出一点在指尖上:“难受?”
    “又疼又痒。”沈舟然没隐瞒,说出自己的感受。
    “难受还碰。”
    沈舟然不敢多话,坐在床沿上看沈骆洲半弯着腰给自己涂药。
    他刚从公司过来,身上还穿着西装。因为弯腰的动作背部拱起流畅的弧度,腰身设计让面料紧紧包裹着劲瘦的腰。
    领带垂下,在沈舟然面前晃来晃去。凉凉滑滑的丝绸缎面偶尔掠过他的手背,像一跟羽毛在心上挠了下。
    沈舟然抬起左手,轻轻拽住他的领带。
    沈骆洲抬眸看他。
    “痒。”沈舟然轻声抱怨。
    沈骆洲没说什么,把冰凉的药膏涂在过敏处,又让孙叔找出过敏药吃了两粒。他处理的十分熟练,已经不是第一次做了,整个流程都刻在了dna里。
    “幸好不是呼吸道过敏,不然你直接躺在icu别出来了。以后不清楚来源的东西别碰,知道了吗?”沈骆洲把东西收好后,随口一说,带着点训斥口吻。
    他说完顿了顿。
    真的已经是习惯了,之前每次都会在处理好沈舟然的大伤小伤后以兄长的姿态教训两句,让他长点记性。
    沈舟然也是一愣,继而弯了下眸子:“我记住了,以后不碰。”
    沈骆洲“嗯”了声,没说什么。反倒是沈舟然问他:“大哥,你不是应该还在上班吗?这么突然过来了?”
    “来找你拿钥匙。”沈骆洲说。
    “哦,是出租屋的钥
    匙吧,我忘了给你,”沈舟然有点抱歉,但说着说着意识到不对,“如果没有钥匙,上次是谁把我从里面救出来的?”
    他记得恋爱脑是在自己的出租屋里自杀的。
    “你的手环提示心跳不正常,孙叔报警后警察强行破坏门锁进去的,之后我找人给你换了把锁,所有的备用钥匙都给你放这里了。”沈骆洲说着拉开床头柜,整整七把钥匙,一把不少的全在里面。
    沈舟然一时不知道说什么。
    一个画面突然闯入他的大脑。
    他想起恋爱脑曾经跟沈骆洲大吵过一次。
    “你不觉得你是个控制狂吗?连我晚上几点回家,见了谁,干了什么,男的女的都要问?我告诉你,我就是去找季淮了,你能把我怎么样?”
    “沈骆洲你听好了,我特么是个成年人,我就算跟他上床都和你没关系!”
    沈骆洲当时没说话,一双眼紧紧盯着他,侧脸轮廓勾出的弧度比冬日的雪还要凉薄几分。
    沈舟然脑海中回忆起这个画面时快要气疯了,恨不得穿回去捂住恋爱脑那张嘴,却只是徒劳,因为事情早已发生,不可改变。
    于是他听到恋爱脑用他的脸,面带嘲讽,红润的唇上下一碰,齿粒化为了根根毒刺。
    “沈骆洲,我突然想起来,我们俩不是亲兄弟。你对我这么‘关心’,难不成是藏了什么见不得光的龌龊心思?怎么不说话?被我猜中了?”
    沈骆洲的脸色紧绷,是沈舟然从来没见过的模样,俨然气极。他垂下的手抬起。有一瞬间沈舟然觉得他会抽他一耳光,但没有。
    在盛怒之下,沈骆洲渐渐平静下来,手也最终放下。月光下的身影带着淡淡冷寂,仿佛在无人的角落里有一簇火燃烬了,连余温也不剩多少。
    他从口袋里拿出一串钥匙,扔给恋爱脑,用平淡疏离如同对待陌生人的口吻说:“你当初给我的房间钥匙,还你。你说得对,你是成年人,我不会再干涉你的行为。”
    沈骆洲向来说到做到,从那天起,即便是两人处在同一个屋檐下,他们也再也没有了交集。
    ……
    直到沈舟然重新回到身体,在病房里又遇到了他。
    “在想什么?”
    “在想我留着这么多把钥匙也没用,大哥也拿一把吧。”沈舟然从抽屉里拿了把钥匙,想塞给沈骆洲。
    沈骆洲的掌心多了一把金属钥匙,边缘硌手。
    兄弟两个都知道,这不仅是一把钥匙那么简单。就像当初沈骆洲把钥匙还回去,代表着跟他划清界限。
    沈骆洲在沈舟然的目光下缓缓收拢掌心,握住钥匙,感受了会钥匙的重量后,重新把它放在桌子上,没要。
    “用不着,我只借用下,”他说,“这七把钥匙你都拿着。”
    “不是要回沈家吗?我拿你出租屋的钥匙干什么。”
    沈舟然一怔,继而笑了:“那我回去后,把我卧室的钥匙给大哥。”
    他想了想,又摇头:“不,不用。我以后对大哥永远不会关上房间上锁,大哥想什么时候去找我都行。”
    沈骆洲微挑眉梢,不置可否。
    孙叔给他们倒了杯水,笑着说:“这才是一家人。对了,梁少呢?”
    “他说他不想上来。”
    “不想上来”的梁少爷正在花园对着沈舟然坐过的椅子无能狂怒。
    他瞪着沈舟然发过来后迟迟没有下文的“好”字翻了个白眼。
    不让他上去,故意无视他是吧?他还就真不去了!
上一章
返回

病美人在修罗场不干了

书页 首页

网站所有小说均来自于会员上传,如有侵权请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