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名:病美人在修罗场不干了

病美人在修罗场不干了 第168节

       收藏备用网址:http://po18.news>
        2月1日数据维护,预计断网3-8小时,期间可前往备用站
    跳过最佳新人奖直接领取到最佳作词人,已经是非常高的赞誉。
    但没想到还有更高的!
    台下已经有人开始高喊沈舟然的名字了。
    沈舟然反应过来后,第一时间看向台下的沈骆洲。
    其余人在欢呼什么,在雀跃什么。
    他不关心。
    他眼中只能看得到沈骆洲。
    两人相视。
    然后很轻、很轻地笑了。
    他的笑容跟背后《乌夜啼》中修复师嘴角的苦涩笑意重合又分离,是截然不同的美。
    这次的获奖感言,他只说了很简短的两个字:“谢谢。”
    谢谢给他这么高的赞誉,谢谢一路走来所有支持他的人,是他们让自己没有放弃。
    某方面来说,沈舟然的性格很糟糕。
    除家人外,他很少对外人的情绪作出反馈,又很容易陷入自身的矛盾情绪中。
    在撕毁所有曲谱,注销账号的那个夜晚,他真的真的以为自己这辈子最多只能当个幕后工作者。
    别人拿他写的歌夸这首歌好听,却只会把目光落在歌手身上,不会分给自己一点。他就算写上五十首上百首,也只会获得一个圈内的“金牌作词人/作曲人”的称号。
    如果不是季淮,不是许秋瑶,可能这才是他的人生。
    一样平坦,却没现在这样精彩。
    沈舟然一样很感谢当初拿着吉他,凭着内心的一腔愤怒想要证明自己,开了直播第一次当众演唱的自己。
    那是他迈出的第一步。
    在沈舟然下台后,现场的气氛依旧热烈,人们纷纷低声讨论着这位才华横溢的歌手,讨论着他的《往后数十年》和《乌夜啼》。
    #沈舟然双奖得主#的词条不需要周瑾营销就冲到了第一。
    【《乌夜啼》是节目组拿去参赛的,没想到竟然真的能获奖】
    【什么叫真的能获奖?这首歌的作词作曲水平都在线好吗?】
    【这首歌里面最顶的还是那段梵音,我每次听都会起一身鸡皮疙瘩,沈舟然到底怎么想出来的啊太神了】
    【双奖?你们是不是忘了什么?】
    【啊?什么意思?】
    【卧槽我想起来了!年度专辑奖是按照本次专辑销量来颁发的!】
    这也是大家为什么拼命冲销量的原因,这是唯一一个真金白银氪出来的奖项。
    但其他歌手的粉丝再多,也比不过支持沈舟然的路人盘。
    【沈舟然去一次音乐盛典,拿回来三、三个奖项啊?】
    【笑死,之前谁说他两手空空回家的?两只手根本拿不完好嘛!】
    当主持人宣布年度专辑奖的归属时,众人已经震惊到麻木了。
    沈舟然如一匹黑马,杀出重围,站在舞台的最中心昭告所有人。
    原来世间,是真的有天才的。
    其实这一点从许秋瑶拿了他的歌改编得不成样子,却依旧能在另一个音乐颁奖典礼上获得重量级提名上就可以窥到端倪。
    只是那个时候,珍珠是蒙尘的,这半年才慢慢拭去身上的灰尘。
    莹莹润润,显露人前。
    微|博热搜排行榜已经被沈舟然杀疯了,前十个里面与他相关的占了一半,其余所有人都要被他压一头。
    随着颁奖典礼的继续进行,人们的关注点变成了:这位年轻的三奖得主,他的爱人究竟是谁?
    谁又会得到他的喜欢呢?
    对方到底是什么人物,才配跟他站在一起而不显得光芒黯淡呢?
    这一切,将在马上开始的表演中揭晓。
    所有的获奖人都会获得上场表演的机会。
    沈舟然是今晚的压轴,他也担得起。
    沈骆洲身边的老总终于忍不住发话:“你知道他喜欢的人到底是谁吗?”
    原谅他,毕竟人人有颗好奇心。
    而知情者就在身边时,谁能忍住不发问呢?
    耳边传来轻笑,沈骆洲伸出食指抵在薄唇上,微笑着,心情很好的样子:“嘘,表演要开始了。”
    他可不想因为聊天错过小乖的每一秒舞台。
    老总只好看向台上。
    他也不愿错过这场演出,毕竟这位可是刚刚被捧上神坛的新人歌手。
    舞台暗下,四周一片寂静。
    一束光打到了舞台上,照亮坐在钢琴前的沈舟然。
    他换了身衣服,穿着白色燕尾服,胸口处是一只冰蓝玫瑰,脊背挺直坐在那里,如大师笔下反复描摹的中世纪油画。
    修长手指轻搭钢琴,随前奏响起,在琴键上轻点跳跃,敲出雀跃的音符。
    他好像天生就属于音乐。
    沈舟然在钢琴上的造诣比不过秦霜鱼,但并不低。尤其是他是个彻头彻尾的“体验派”,他在演奏时,总会将自己的全部情感宣泄在音乐中,让音乐为他共鸣。
    就像此时,他好像是在花田里酣睡的小王子,被玫瑰轻吻着醒来,连嘴角微微上翘的弧度都如花蜜般清甜。
    歌声如情人间的华尔兹。
    “你是一首藏在心底的情歌,音符趁着黄昏落在我的眉心。”
    “每天说三遍早安、午安与晚安,嘴巴藏不住对你的喜欢。”
    “人生两个十年间,没有你都会少一半。”
    “我们半世相逢,将爱意唱尽在春日原野。”
    “天幕的星子与地平线上的太阳总会见证我们的每一天。”
    “笑着迎接人生的新阶段,往后数十年,我们有做不完的计划说不完的梦。”
    “盛阳的玫瑰在唇角绽放,落下一枚湿湿的吻。”
    “我们在飘雪的窗前相拥,你低声呢喃说会爱我很多年。”
    旋律欢快,却有着说不完的缠绵。
    他在大庭广众之下,将自己的喜欢唱到尽兴。
    与其说是一首歌,不如说,这是写给他爱的那个人的情书。
    台下响起一阵惊呼。
    因为不知何时,舞台上投下了第二束光。
    沈舟然并没有发现,他背对着光束低吟浅唱,那双内勾外翘的丹凤眼中是缱绻情意,汹涌从眼角泄出,没有一丝一毫的掩饰。
    他敲下最后一个音符,声音藏在唇齿间,仿佛在无人的夜里呢喃过许多遍:
    “沈骆洲,你是我藏在心底的情诗。”
    他临时改了歌词。
    却在看向台下时眸中多了一丝慌乱。
    沈骆洲不在位置上。
    慌忙起身要去找,却被人轻轻按在座位上。
    木质香水后调的佛手柑气息在两人漫长的相拥中挥发,苦凉的味道轻轻包裹了沈舟然。
    带走了刚才的慌乱,带来小小的惊喜。
    他偏头,看向身后的男人,眼中盈着笑和惊讶。
    好像身边的一切都已经不见了,没有观众,没有舞台,只有他们两个人。
    仿佛知道他要说什么,沈骆洲伸手抵住他的唇,做了个嘘声的动作。
    “刚刚算是表白吗?”他低低笑着,“谢谢你准备的惊喜,我很喜欢。那么接下来该我表态了。”
    “我想说,我也一样很爱你,沈舟然。”
    “往后十年、二十年,都会一如以往地爱你。”
    他低头,在沈舟然的额上轻轻落下一吻,不含任何杂念。
    镜头将这一幕记录下来,唯美如婚礼殿堂。
    而他们是一对在众人面前说着相爱,许下永恒誓言的新人。
    沈舟然长睫轻颤,手紧张地抓住了沈骆洲的手,被他顺势十指相扣。
    耳尖悄悄爬上红晕。
    他只设计了当众表白的场景,但无论是沈骆洲的出现还是这个轻柔的吻,都在意料之外。
    台下是掌声和人们的起哄声,喊得最大的就是“再亲一个”,秒变闹洞房现场。
    看热闹嘛,国人都喜欢。
    再说了,他们等了一晚上,等的不就是这个?
    沈骆洲牵起他的手引着他站起来,手放胸前微微躬身:“接下来请大家欣赏下一首曲目。”
    说完不理会自己造成的影响,牵着害羞的男朋友下场了,顺便把麦克风递给了主持人。
上一章
返回

病美人在修罗场不干了

书页 首页

网站所有小说均来自于会员上传,如有侵权请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