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名:南风入怀

南风入怀 第88节

    他低头,笑出声:“可?能我牌技太差了。”
    地上还有掉落下来的树叶,堆积在一块儿,踩上去?沙沙作响。
    这儿交通不便,人迹罕至。夕阳西下,洒下来金黄色的余光,把两个人的疏影轻轻笼在一块。
    看?着前面那清浅的影子,邵南泽喉间咕咚一声,忽而唤她:“菱菱。”
    温菱脚步缓了缓,转过头,跌入一片星河漫步的眸子里。
    那个瞬间,正好看?见夕阳余晖照在他侧脸,烘托出翠色里山峦起伏的模样。
    下一秒,他低头吻起来。
    “刚刚就想这么?做了。”
    大?年初四,凌晨六点,温菱和邵南泽起了个大?早。
    赶着到寺庙上香的人很多,到了寺庙门口,车挤着车,人群熙熙攘攘。邵南泽沿着寺庙停车场绕了好一会才找到停车位。
    外面下了薄淡的雪,暮霭沉沉里,他把伞递给旁边的人,又怕她淋到什么?,几乎把伞都遮住她的方向。
    看?着她被冻得红彤彤的脸,他低头把她的外套往里拢了拢:“冷不冷?”
    温菱摇了摇头,拉着他的手一起往里面走。
    两人排队缓慢跟着队伍入寺,人头攒动,全都是过来祈福的人。人太多,邵南泽一路护着温菱走在最里侧,又给她燃了香。
    温菱半跪在垫子上,眼睛阖着,嘴里头念念有词,表情严肃,十分虔诚,过了会儿才睁开眼,把香插-到炉子里。
    邵南泽问?:“许了什么?愿?”
    “说出来就不灵了。”她狡黠地说。  有着青衫的僧人在念祝祷词,做早课。走在拥挤的人群里,心里却蓦地感觉到一股平静和安宁。
    两人沿着回廊走到寺庙深处,邵南泽看?到什么?似地问?:“要不要求个签文?”
    温菱摇了摇头。  “现在已经很好了,我没什么?要求的。”
    说话之?际,旁边的厢房忽然打?开门,里头走出来几个修行的僧人。走在前面的僧人看?见两人,和善地笑了笑,温菱也跟着笑。
    那人走过来,看?了眼温菱,又看?了看?邵南泽,像是在点拨:“施主所言甚是,淡中安生,则万事相宜,千般吉愿。”
    邵南泽笑着说了声多谢。
    对方也没停留,说完就走了。
    邵南泽见温菱怔忪表情,捏了捏她鼻子:“在想什么??”
    温菱的眸子雾蒙蒙的:“我在想他说的是什么?意?思。”
    他很温柔地笑:“就是说你很好的意?思。”
    两人又走了一段,邵南泽没有上香,只是献上一束五色莲。路过寺庙里那株几百年的银杏树时,他表情庄重肃穆,垂眸低眉,驻足许久。
    回到车上时,温菱忍不住问?:“你刚刚向佛祖求了什么??”
    邵南泽静了两秒,定定看?着她。
    “想知道吗?”
    温菱总觉得邵南泽不是一个喜欢求什么?的人,她舔了舔唇,嗯了声。
    他晒笑着拥住她,脑海里浮现出她虔诚的样子。
    手指轻轻揉了揉她指腹。
    其实他真没什么?好求的,唯一希冀的是——
    “希望你所求的,都能如愿。”
    第68章 南风入怀
    从寺庙出来, 两人?回到邵南泽在?j市的公寓。
    房子定期有人?来打扫,纤尘不染,床铺和被单也提前换了新的, 空气中漂浮着邵南泽惯用的那款檀香味道。
    温菱起了个大早, 回去后?又睡了一个回笼觉。
    醒来时,房间里只开了一盏暖色的落地灯, 屋内一片静寂, 窗帘被风轻轻吹拂, 笼着一层明明灭灭的暗色。
    邵南泽懒洋洋靠在?床边, 边上放着一个笔记本电脑,正有一搭没一搭地打工作电话。
    值班的同事发现卷宗里一个疑点,忐忑地打过来。邵南泽挑着眉,睡衣扣子只扣了几个, 衣领敞开着,歪歪斜斜耷拉在?身上,眉眼间有点漫不经心, 但给出来的意见仍旧十分专业。
    在?他专心打电话时, 温菱忽而?从背后?抱住他,双手环在?他腰上, 热乎的气息喷洒在?他脖颈间。邵南泽呼之欲出的话突然?间卡了壳, 本来想说什么都忘了。
    电话那头,同事不解地问?:“邵检,这个案子的时限可以吗?”
    邵南泽低声说了句等会儿, 就转身把始作俑者给抱了个满怀。
    温菱惊了下,睁着眼睛捂着嘴巴, 惊讶声差点儿溢出来,幸好?忍住了。她?眼神乱飘, 埋怨似地看着他。
    邵南泽懒懒靠在?那,得?逞的扯出来一丝笑?,又把她?拢过去抱在?怀里,这才接着回电话,手指仍旧没放过她?,漫不经心地勾着她?一缕头发。
    过了会,又懒洋洋地用食指摩挲她?脸颊。
    温菱被这样的热度烘得?脸上发烫,抬起眼看他笔记本上密密麻麻的字,才看了几句脑袋里就开始迷糊起来。
    只不过一个星期没办公,她?的脑子就被养钝了,懒得?动脑,太费劲。
    邵南泽三两句挂了电话,轻轻吻她?眉角:“想吃什么?”
    两人?又在?床上温吞了好?一会,他才起身去厨房煮饭吃。温菱无所事事,就跟着他去厨房,在?一旁拿pad刷刷经典案例,看到特别的又一字一句地念给他听。
    傍晚的时候,刚吃完饭,邵南泽的电话就响了。
    他瞟了一眼,没听。
    温菱狐疑地问?:“是湛博,怎么不听?”
    邵南泽不以为然?地耸肩:“大过年的,他能有什么事。”
    果?不其然?,电话那头很快偃旗息鼓。但没多久,又猛然?响起来。
    温菱:“要不还是听吧?”
    邵南泽来不及解释,她?已经把电话移到他耳边,摁了接听键。
    湛博很是雀跃:“泽哥,怎么到了j市都不说一声?兄弟们?都在?你家楼下等着你开门呢,门禁多少来着?”
    邵南泽就猜到湛博打电话准没好?事,这人?老不请自来。
    他抬眸冷声:“大过年的,大家都挺忙的,都散了吧。”
    “这哪儿行啊?大伙儿带了好?酒好?菜的,好?不容易把你盼来了,聚会就差你一个了。这么冷的天,你不会让我们?在?楼下挨饿受冻吧?”湛博又在?那头夸张地大喊,“嫂子,嫂子你在?不在?,你管管泽哥吧?”
    温菱笑?得?直不起腰:“天寒地冻的,你就让他们?进来吧。”
    湛博似乎是听见了,一个劲儿地:“就是就是,泽哥快开门。”
    邵南泽脸色淡淡的,有点恹恹的走过去开门。
    温菱跟在?他身后?问?:“他们?几个人?来,是不是要准备点东西款待?”
    “他们?自己会带,别搭理?他们?。”邵南泽有点提不起兴致。
    “你不喜欢他们?过来吗?”
    他嗯了声。
    “大过年的,大家过来热闹热闹也挺好?的。”
    邵南泽勾了勾她?手指,顿了顿:“难得?我们?能安静一会。”
    温菱眨了眨眼:“我们?这几天不是一直在?一起吗?”
    邵南泽从身后?搂着她?的腰,嘴唇轻点她?发顶。
    “不够。”
    门铃声响起,湛博那群人?已经在?外头等着了。
    温菱转身想过去开门,邵南泽拉住她?:“我来。”
    向前走了一步后?,他又缓了缓,回过头亲了她?一下,声音温和又带着一丝委屈。
    “只想天天和你腻在?一起。”
    温菱脸上发热,被他亲到的地方都有点难耐。
    没多会,那群人?已经鱼贯走了进来,屋子里顿时热闹不少。
    湛博是个自来熟的,果?然?自备了酒菜,一进门就直直朝着厨房过去找开瓶器。
    邵南泽懒得?搭理?他,目光仍旧停留在?温菱身上。她?安安静静地站在?那里,穿着橘色家居服,以女主人?的身份招待客人?。
    一想到这个身份,他的心里无端地暖起来。
    湛博带来了好?多高中时候的好?友同学,还有一起做项目的同事,七、八个人?围着客厅坐了满满一圈。
    温菱从柜子里拿出一堆零食和汽水,湛博拿了开瓶器走出来,咋咋呼呼的:“嫂子真贴心,泽哥你怎么就把嫂子给拐跑了,当年也不见你下手啊。”
    邵南泽眸光闪了闪,柔声:“那是当时年纪小。”
    湛博揶揄着:“你的意思是,要是当年年纪够,你就马上把人?给带回家了?”
    他理?直气壮:“确实是这么想。”
    湛博啧了声,看他一眼:“不是,泽哥,嫂子当年怎么就没发现你包藏祸心呢?”
    邵南泽抬眸慢慢看着他,他马上怂了:“说错了说错了,不是包藏祸心,是情窦初开!”
    其他人?笑?闹着:“湛博,你胆子可真肥,不怕泽哥把你当时暗恋隔壁班班花的事给抖落出来?”
    “我可记着,你当年为了追班花,把整个年级的电脑都给整瘫痪的事!”
    湛博脸都红了:“我去,这是能说的吗?”
    客厅里头围坐在?一堆,桌子上琳琅满目摆了下酒菜。
    温菱笑?了笑?,在?邵南泽身边坐下。人?群中,他轻轻地握着她?的手。
    大伙儿说说笑?笑?,讲的都是读书时候的陈年旧事,现在?翻拣出来说,又别有一番味道。
上一章
返回

南风入怀

书页 首页

网站所有小说均来自于会员上传,如有侵权请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