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名:病美人在修罗场不干了

病美人在修罗场不干了 第7节

       收藏备用网址:http://po18.news>
        2月1日数据维护,预计断网3-8小时,期间可前往备用站
    沈骆洲目光从沈舟然生气的脸上扫过。灯光从头顶打下来,发丝的阴影遮住沈骆洲的眉眼,眼睛里的情绪一时让人看不清,说出的话却依旧云淡风轻:“以后谁来跟沈氏合作用不着梁少操心。应该说,沈氏以后想跟谁合作。”
    梁思砚听懂了他的言外之意。
    他就算行事冲动,现在快被兄弟俩一唱一和气死了,但毕竟是在上流社会这个复杂圈层里长大的,知道沈家的合作对梁家的重要性,攥起拳,指甲狠狠陷进肉里,压着自己的脾气硬邦邦道:“那你们到底想怎么样?”
    他也不称呼沈总维持表面上的客套了。
    沈骆洲坐在那里连姿势都没换,好像梁思砚的愤怒在他眼中不值一提。黑色西裤随着动作往上卷,手随意搭在腿上,淡淡说:“梁少也应该到了上班的年纪了吧,正好我这里有个挑战性工作,很适合你,就当职前培训了。”
    “什么工作?”梁思砚不相信沈骆洲有这么好心。
    沈骆洲语气不变:“病房里缺个护工,梁少明天上岗吧。”
    护工??
    照顾沈舟然???
    梁思砚怀疑自己幻听了,不可思议伸手指指自己,又指指沈舟然:“让我去伺候他???”
    看得出来梁大少爷很生气,都破音了。
    沈舟然面对他的愤怒,跟沈骆洲如出一辙的平静:“梁少可以考虑下,毕竟你要靠我缓解你们的合作关系。不然——哥哥,你要什么时候开始下次竞标?”
    “一周后,明天放出消息。”
    “你、你们……”梁思砚被这两人一唱一和险些气晕过去,指着兄弟俩的手一直在抖。
    沈骆洲在想什么?突然为他这个废物弟弟出头?沈家不是不要他了吗?
    还有沈舟然,他不是喜欢自己巴不得上赶着倒贴吗?现在竟敢让他干伺候人的事?
    “妈的!做梦!”
    门“哐”一声又被关上。
    沈舟然盯着嗡嗡作响的门皱眉,心里想的是这门早晚烂在梁思砚手里。
    见他他一直看门,沈骆洲说:“他明天会来。”
    用的陈述句。
    沈舟然转头,对沈骆洲笑了下,知道他会错意了。
    沈骆洲收回目光,搭在膝上的指尖轻轻敲打膝盖,若有所思。
    他这个弟弟到底是怎么回事,用梁思砚试一试就知道了。
    要是真恢复正常,那再好不过,可如果……
    男人敛住的眉眼间掠过一丝冷芒。
    “大哥,”沈舟然打断他的思绪,问,“你为什么要看我房间里的监控?”
    敲打膝盖的手指骤然僵住。
    作者有话说:
    大哥:如果还是犯蠢他就要采取——
    小乖:你为什么要偷窥我?
    大哥:阿巴阿巴
    第5章
    沈舟然病房里的监控是小时候被人贩子抱走好不容易找回后,沈爸爸装上的。
    “大哥,你为什么要看我房间里的监控?”
    这话要是换成任何不知情的人来听,恐怕都会以为有变态。
    沈骆洲面不改色地纠正:“是病房,不是房间。”
    说是病房还好,房间总感觉有点奇怪。
    沈舟然“哦”了声,锲而不舍:“所以为什么?”
    “在医院里看到了弟弟为情自杀的对象,怎么都该了解下吧,”沈骆洲说,“跟我告状的时候,怎么不把他在病房骂的话也说来听听?”
    要说是替梁思砚隐瞒,可偏偏又把另一段视频转给自己看。难道是想借着自己的名头逼梁思砚就范?
    他有这个脑子吗?沈骆洲打量着病床上困倦的少年,微眯下眼。
    沈舟然弯了弯眸子:“你在担心我。”
    沈骆洲:“……”
    有人听话只听一半的吗?
    他罕见地掐了下眉心,强行结束这个话题:“你还睡不睡觉?”
    “……睡。”
    沈舟然还想跟他聊聊天,但奈何刚刚耗费了不少精力,又打了镇痛药难得没有疼痛折磨,最终沉沉睡去。
    他这一觉倒是睡得好,可怜有的人连睡觉的地方都找不到。
    说的就是梁思砚。
    他一回小旅馆就被催着交房费,钱包在房间里,他甩下句:“等我上去拿钱。”
    前台看他那样,背后嘟囔一句:“穿着一身名牌,还不是来我这地方住宿。装什么装,拽得二五八万的。”
    结果梁思砚没找到自己的钱包,原本放在房间的钱包没了。
    “报警!肯定是有人偷了我的钱包!”
    老板根本不信他的话:“房门都好好锁着,怎么可能进得去小偷?”
    看他眼神明摆在说“你该不会是没钱了找借口吧”。
    梁思砚气了一晚上,看了老板的眼神差点跟他干起来,被别人拦住后狠狠呸了一声:“你以为我稀罕你这破地方?”
    老板:“也不知道是真不稀罕还是没钱住给自己找借口。你这样的房客我见多了,赶紧走,走走走。”
    “不用你赶!”梁思砚挣脱拉住他的人,“放手!”
    他大步往旅馆外走去。
    走得远了还能听到旅馆老板在跟房客抱怨:“这人就是没钱打肿脸充胖子,还什么钱包在房间里没了,开玩笑,我这里的安保措施这么好,一个房间一张卡,怎么可能丢?看他穿一身名牌以为是个有钱人,现在,啧啧,说不好是做什么职业的……”
    梁思砚气得脑仁抽疼,狠狠锤了下树干,三秒后一脸扭曲地捂住手。
    “妈的。”他低低骂了句。
    自己一遇上沈舟然就没好事。
    但他现在是真的身无分文了。
    那个钱包里的钱也不多,顶多再撑一晚的住宿费和饭钱,第二天还是没钱。
    梁思砚坐在马路牙子上,抹了把脸,最终打通了一个自己根本不想打的电话。
    “喂?”电话那头是一个轻佻的男声。
    “我,梁思砚,”梁思砚简短地把自己的遭遇说了下,“你那边是不是还有房子?借住一晚。”
    男人听了他的遭遇后,声音带上了笑,几分放荡几分戏谑,满满看好戏的意味:“梁少也太可怜了,被逼成了丧家犬,只能沦落街头。”
    梁思砚呵呵:“你最好谢谢我,当初要不是我接了电话,现在被你那个竹马逼着流浪的还指不定是谁。你要是被赶出来了,还能回得去?”
    几个呼吸后,那头一声轻笑:“房子啊,我是有好几栋,就以五星级酒店总统套房价格的五倍出售给梁少借住一晚好了,记得收拾干净。钱款等你征得原谅,银行卡解冻后再给也不迟。”
    梁思砚一边骂他无耻,一边问他房子在哪。
    “我劝你最好还是按照伯父说的来做,他的脾气你也清楚。”
    “让我去伺候他求他原谅,门都没有!”
    对方轻嗤:“你以为真是去当护工?沈舟然不过是想找个理由见你,你说两句好话,他不就眼巴巴缠上来,什么都听你的?”
    好似在他眼中,沈舟然就是个物件,是条狗,连人都算不上。
    梁思砚听后,由衷感叹:“季淮,你真特么不是人。”
    季淮也并不动怒:“彼此彼此。”
    挂断电话后,一双手攀上他的肩膀,拉长语调撒娇:“谁啊,怎么这时候打电话?你那个缠人的小竹马?”
    “不是。”季淮吐了口烟,没有解释的意思。
    “你什么时候甩了他呀,每次看到他缠着你那副自以为是的样子就烦,有些人真是蠢不自知,连自己只是个替身都不……”女人的话渐渐隐没在季淮冰冷的目光中。
    那双狭长上挑的桃花眼暗光流转,有力大手掐住女人下巴,轻蔑勾唇:“甩了他,要你?”
    他轻声感叹:“你连他的利用价值都比不上,这么有脑子说出这种话来。”
    ===
    沈舟然睡着后不知道沈骆洲是什么时候离开的,再次睁开眼,病房里就多了两个人。
    一个坐在东北角他身边的陪护床上,另一个则在最远的对角线西南角打游戏,察觉到他的目光后身体一僵,戳着屏幕的手更加用力,恨不得戳烂手机。
    “孙叔。”沈舟然不理他,转头看向陪护床上的管家,轻声喊他名字。
    孙叔是个面容和蔼的中年男人,一头黑发里馋了白丝。他乍听到这个礼貌的称呼,愣了下。
    之前大少爷回家后对他说小少爷变了很多,他还不信,此时却不得不信。
    “诶,诶,”他试探着应了两声,听沈舟然声音沙哑,给他递了杯水,“喝点润润嗓子,小心烫。”
    孙叔是之前照顾沈舟然照顾出条件反射了,他入口的食物必须温度正好,不热不烫,不然都会引起不适。成年后虽然好多了,但还是精心养着。
    沈舟然应下,坐起身捧着水杯一点点喝尽,柔软的黑发顺着他的动作从耳后滑落,遮挡住侧脸。
    他能感受到孙叔看他的眼神带着打量,安静坐着任凭他看。
    房间里的第三个人被无视了,烦躁的“啧”了声:“他又不是豌豆公主,喝个水还能给他烫死了。”
    孙叔闻言不悦:“梁少爷,别造口业。”
    孙叔年纪大,梁思砚不跟他吵,抱胸看沈舟然喝水,喊他:“喂。”
上一章
返回

病美人在修罗场不干了

书页 首页

网站所有小说均来自于会员上传,如有侵权请联系。